二号糖卡

世界是虚无的 我们活在彼此的心中

【坤廷权贵】喵喵喵[00~04]

*小粉丝儿正×明星坤
  经纪人贾×明星丞 
*猫化正预警
*无脑写作 逻辑死光 这篇卡了我好久…关于表演舞团什么的我是真的不懂 嗯 bug欢迎指正
*知乎体微博体论坛体随时穿插想到就写
*食用愉快以下正文

 00
  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01
  “正廷哥 正廷 正廷 朱正廷!!”

  ktv包厢的音响效果太好,电话铃声和振动统统消弭于无形,范丞丞偶然看见去喊他哥的声音也要被“my baby girl~”一波三折的尾音淹没。

  所以朱正廷顺理成章地没有听见。

  个屁。

  电话铃声不知道,反正范丞丞绝对确信他哥听见了他的声音。

  不信你看他凉凉地瞥过来的眼神,还非要等一段歌词唱完匀出空来才大发慈悲似的按了暂停。

  不就是偶像的歌吗,至于吗。我一个活生生的大明星放在这儿也没见你多赏我一眼啊。

  被打击到的范丞丞默默腹诽,顺手拉过旁边抓着话筒快要倒在他身上的黄明昊对他小声嘀咕:

  “你觉得空调是不是打的低了,我怎么有点冷。”

  识时务的黄明昊直起身来坐的离他远了一点,非常想告诉他:

  不是的,bro,

  你看正廷哥多赏你的一个眼神,

  确认过眼神,是想揍人的仙子。

  于是后知后觉的范丞丞干笑了声指了指朱正廷桌上的手机:

  “哥,真有电话。”

  朱正廷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手机的振动声在息了声的包厢里显得清晰而急促,让他心跳都不知怎么加快了。

  几分钟后

    “哎,”看见朱正廷打完电话走进来,刚刚还离得远的黄明昊挪过来戳了戳范丞丞,“你说他是不是中了彩票,还是捡到钱了?”

  “……看他那个表情我觉得要说是蔡徐坤给他打的电话我都信,真的。”范丞丞比黄明昊还鬼鬼祟祟地压低了声音回他。

  朱正廷生的好看,笑起来更漂亮。此时笑弯了眼睛站在前面,和屏幕上的蔡徐坤有种说不出的──

  “你有没有觉得他俩还有点配?”范丞丞又戳了戳黄明昊,“哎也不是那种配,就是,他俩站一起还挺好看的?”

  “…有点配??范丞丞你可长点心吧,明明他俩配死了好吗。”

  黄明昊说着努力地朝沙发另一头挪了挪──昊昊才十几岁,昊昊不想圆场了昊昊好累。

  直到他听见朱正廷的下一句话:

  “我们舞团接了个配舞,蔡徐坤的。”

  …昊昊听到了什么?

  “是我认识的那个蔡徐坤吗?”

  “坤哥节目的配舞啊!!牛逼!!!”

  范丞丞抢过了黄明昊手里的话筒吼的余音绕梁经久不散,成功地让沉浸在喜悦里的朱正廷想起来今天还有皮孩子没收拾。

  “坤哥是你喊的吗?!”

  “只能你喊你们家坤坤吗!我喊坤哥都…”范丞丞看见黄明昊的疯狂暗示及时闭嘴消了音,“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那哥你是怎么被选上的啊?”

  没过一会儿没忍住的傻白不甜范丞丞同学又开了口。

  …温州小机灵表示他也救不了这个四处趟雷的大傻子了。
  
 02
  范丞丞没有什么看不起朱正廷实力的意思,他怎么敢。

  这事儿说来话长,不过搁朱正廷那儿大概也就两三句话的功夫。

  嗨,不就工作有点不如意吗。

  他是个小有名气舞团里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替补队员。不过是因为他生了张精致漂亮的面皮,跳舞也是完全挑不出错的实力强劲。偏偏他进团时间还有点不凑巧──舞团最近在争首席。

  朱正廷心里门儿清,要不是有人崴了脚,时间短又只有他能代替,这样的表演按理说是轮不到他的。

  但他从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也动过去别的舞团的念头,只没来得及付诸实践。

  现在嘛──算了,看在他们给他这个机会的份上,勉强再待一会吧。

  忘了说,朱正廷是蔡徐坤的小粉丝儿。

  一辈子没像喜欢他那样喜欢过别人的小粉丝儿。

  你问为什么?

  范丞丞和黄明昊会告诉你:

  朱正廷说:

  “我狗颜。”
  
 03
    【如何评价蔡徐坤?】

  做坤哥的猫:

  不局限于颜 但他的颜没得说必须吹

  见过真人 超级高超级白在人群里就是那种特别显眼的

  是水中月 镜中花那样不应该在尘世里见到的人了

  眼里真的有星星

  月色和雪色之外的第三种绝色

  看到就知道了真的特别好看入股不亏

  ……

  朱正廷翻到这条问答的时候后台那儿传来一阵喧哗,旁边舞团里的一个妹子递给他表演服问他:

  “跨年夜啊,表演完了有安排吗?”

  “有…吧,谢谢。”

  朱正廷道了谢戳进了范丞丞一直在闪的微信聊天框:

  「范丞丞:哥

                   我们快到了

                      你们到了吧?

                    给你带了糖葫芦

                    一会给你送过去」

  「朱正廷:嗯 我在走廊

                   我sosnchaiabdudsvbwmei」

  「范丞丞:哥??你说啥???」

  此时朱正廷刚到,裹了厚厚的羽绒服站在走廊,接了表演服才打算找一个门上没贴名牌的化妆间换一下衣服。

  来得早了走廊冷清的很,跨年夜前一天下了场雪,冷空气伥鬼一样无孔不入,他努力把手缩在袖子里,露出了点指尖在屏幕上敲敲打打。

  打算招呼身边的人走时朱正廷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引起喧哗的罪魁祸首的视线,那人注意到他对他点了点头礼貌性地又笑了笑。

  …天哪,朱正廷指尖的僵硬一瞬蔓延到了全身,他看见了,

  水中月 镜中花,

  世间唯一一种绝色。

  朱正廷此时空白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狗对颜了,真的不亏

  「朱正廷:我见到蔡徐坤了」
  
 04
  蔡徐坤是什么风格?

  酷的bro。

  朱正廷一定这样说,还要翻出papillon的舞台向别人卖一通安利。

  不过往往他说着说着又会想起很多别的造型,于是下过定论的朱正廷自个儿又纠结起来。

  你看他,蓝玫瑰性感也好看,机场里口罩遮了半张脸高冷也好看,穿白衬衫脊梁挺直都是清冷的过分的好看。

  只可爱向来和他的台风不沾边,朱正廷看的访谈里是不止一次的那人被朋友cue到说:

  “蔡徐坤你要可爱啊。”

  所以朱正廷知道这次他表演曲目的时候是一等一的惊讶,

  谁能料到蔡那什么坤这次的节目是《学猫叫》呢?

  范丞丞自然也想不到,他和黄明昊到的时候朱正廷已经套上了睡衣样式的粉红色的表演服,给自己上了妆拎着猫耳头箍露出点难得无所适从的无措。

  让人忍不住就想称赞的可爱是朱正廷本人了。

  可惜没人敢。

  两位光鲜亮丽的弟弟在他面前总要习惯性地装一装乖宝宝,最后要走时才敢拿猫耳插到他发间──吃准了朱正廷维护他形象不会在走廊动手揍他。

  「朱正廷:范丞丞!你皮痒了是不是!」

  于是追出来的这位只能忿忿地敲着手机屏幕泄愤,一不留神就撞上了什么。

  “啊抱歉抱歉…”

  朱正廷下意识地扶了扶头顶的有些歪的猫耳,再一抬头的时候他僵在了那儿,已然忘了刚才自己在说什么接下来又要说什么,唯一剩下的就是胸腔里怦怦跳动着的强势宣告着自己存在的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心脏。

  撞到偶像怎么办,急,在线等。

  “没事。”

  面前那位却没有一点做人偶像的自觉,他伸出带了猫爪手套的一只手──大概是表演道具吧,好玩似的小心翼翼地触了触朱正廷头上的猫耳笑道:

  “你是和我表演一个节目的吗?”

  然后看朱正廷失了思考能力一样愣愣地点点头。

  “那快走吧,马上要到我们了。”

  朱正廷又点点头跟上他的脚步,看看周围倒是没注意到什么时候舞团的人已经快走光了,仅剩的几个面上充满敬佩惴惴地跟在他身后朝后台走,于是形成了一个相当诡异的场面。

  当事人心里给自己刷了一万条弹幕,面上却揣了个云淡风轻波澜不惊,让后面的人暗自惊叹真没想到朱正廷是这么深藏不露的。

  领头羊似的蔡徐坤却觉得气氛越来越诡异,他回头望了一眼像走正步要去阅兵一样严肃的朱正廷揣摩着问道:

  “紧张啊?”

  那人却飞快地摇了摇头,抿紧嘴唇不和他说话。

  嗯,更僵硬了,蔡徐坤愈发疑惑起来,琢磨了一会儿心里冒出来个答案。

  不能吧…是这样也太尴尬了…

  然而他又纠结了会儿终于在快要上台的楼梯那儿停了下来。

  然后朱正廷听到了让他一万遍也想不出来的来自偶像的问话:

  “诶,你真的认识我吧?”

TBC
  

评论(12)
热度(144)

© 二号糖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