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糖卡

世界是虚无的 我们活在彼此的心中

【坤廷】通天塔03

校园paro 不正经学弟坤×易害羞学长正
前文在主页 不会搞外链x
深夜放文的我 食用愉快
今天长沙好甜啊牵手我哭了
以下正文

   H市,盛夏,朱正廷高一升高二的暑假。

   寸土寸金的市中心,shopping mall里的人进进出出仿佛永远也没个歇,所有人不论行色匆匆还是笑着闹着,脸上都时刻绷着不愿让人比下去的神气。

  没有人总是神气,但永远有不同的人来这儿比着神气。

  朱正廷撇了撇嘴拐进商场对面一条岔路后的逼仄小巷。给在小饭店门口脏污地面上摆了个盆洗菜的大妈,杂货店里吹着电扇盯着小电视的大爷笑了笑打过招呼后,他不敢随处乱瞟免得再撞上什么不熟悉人的目光,于是目不斜视地穿过巷子,轻车熟路地绕过令人头晕眼花的复杂小路,来到一座同样显得有些破落的房子面前掏出钥匙开门上了三楼。

  “小廷回来了啊,吃不吃西瓜?”

  “唔…”朱正廷回了房间正打算把身上被汗打湿的衣服换下来,含糊不清的一声应答就被淹没在了悉悉索索的换衣声中。

  没听见回答的廷妈探头过来又问了一次,同时毫不客气地用勺子在西瓜正中心挖了一勺送进嘴里。

  “哎呀。”

  听到这声极其敷衍的尖叫时朱正廷猛地把腰间的衣服拉了下来,一边腾出了只手把门飞快地关上。

  “妈!你干嘛呢!”

  ……还是没能挡住隔着门也能听见的促狭笑声:“哎我儿子身材真好。脸皮不要这么薄嘛。”

  一向脸皮薄的朱正廷:……

  他揪了把没换下的衣服一角,不经意地回头看时看见了桌上整整齐齐摞好的一沓纸。是他整理好的暑假研究课题的报告。

  干脆趁着这热还没缓过来再出趟门好了,他想,正好把报告趁开学前交过去,上次他看班群应该只差几个人没交了。

  “又要出门?”朱正廷走到客厅时廷妈把眼神从电视剧上移开看了他一眼,“还好没换衣服吧?”

  敢情还要谢谢你咯……朱正廷忍了忍,没忍住,关门时带了点火气。老铁门顺着惯性哐叽一声合上的声音大的是要把走廊那头好事的大妈也惊出来喊上一嗓子:“哎哟小廷啊,你这声响儿要比隔壁那家折腾了小半天了的搬家声音还要响了哈。”

  听见声音的朱正廷其实也被吓了一跳,正有点忐忑地纠结要不要给老妈解释一句自己其实没生气,听见这话就只得抿了抿嘴唇不知道怎么回话地冲大妈笑了笑。然后更加局促地转身下了楼,感觉身后的视线是要把他戳穿的不自然。

  作为一个天生脸皮薄的人,朱正廷于与人交往这件事上探索出来的唯一秘诀就是笑,毕竟生了张精致又漂亮的面皮,没谁真的抱着让他为难的心思。是真正在象牙塔里长大的干干净净的那一类人。

  …尽管身后的楼房并不能与象牙塔形象沾边。但其实现在它的房价也很贵。

  朱正廷一哂,走出门洞的时候迎面而来的热浪要扑他个跟头似的冲上来。他退后两步贪那一点凉气,正准备一鼓作气冲出去的时候,一个人背对着他和另一个人抬了张床顶开他方才没关严实的门往里走——差点撞上他的鼻尖。

  赶忙侧了身让人进去的朱正廷瞅了眼他们,知道大概是自己家隔壁搬家的人了。感慨了一句这么热的天搬家真是折腾人,就拿着几张纸装模作样地在头顶遮了往外跑。

  学校里老师办公室总是最凉快的地方,在烈日炎炎下只因一时脑子发抽跑到学校的朱正廷吹着空调再一次悟出这个真理。

  然而他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老师,有什么问题吗?”——一般这种问题言下之意都是请问我可以走了吗。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对他来说实在过于拘谨,眼神转了个遍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好。

  似乎都有点冒犯别人的意思,朱正廷又揪了揪自己的衣角。

  老师这才抬头看他一眼,把没翻完的报告放在桌面上开了口:“挺好的,但我觉得你能做得更好一点,正廷啊…”

  “啊…”于是朱正廷更加紧张了,张了口也不知道该为自己辩解点什么。

  他一直是那种标准的好孩子,然而好孩子仅仅表现在成绩稳定在班级前列年级不温不火,以及没有倒腾出什么大事来上面。其他与这个年纪的男生并无不同,暑假他也沉迷于电子竞技,热血动漫和小说,作业搁到开学前匆匆补完,能有什么质量可言。

  他哑口无言地站了会儿,好在老师也不想为难他连忙给了他台阶下。

  “行了,可以了,做成这样也不容易,这么热的天跑过来辛苦了,要不要在老师这儿坐坐?”顺势拍了拍他的肩。

  …朱正廷当然不想坐坐,他压住肩上的不自在感向老师道了谢,赶忙走出门的时候还没忘了附赠一个微笑。

  挺僵硬的,他心想,不过别人大抵看不出来。

  出了教学楼又被人叫住的朱正廷脸上连僵硬的微笑都扯不出来,没了那几页纸他觉得自己要被晒化了。

  “同学!”那个人又叫了声离他更近了一点,朱正廷眯了眯眼在炽烈的阳光下终于看清了他到底长什么模样。

  “我靠…”是一个他有点眼熟的教导主任。还拎了个看不清脸的小孩儿——大约是准高一生,但好不容易熬出头变成高二的朱正廷心里有点微妙的自豪感,现在看他们都像小孩儿。

  他利用短暂的几秒思索了一下自己做了什么招来了教导主任,没得出结论,除非教导主任有一定要别人在太阳下打伞不然不舒服的怪癖。

  “同学!你是哪个班的!为什么不在班里听班主任开会??!”

  这教导主任大约是上了年纪到了更年期,朱正廷脑子里突然不合时宜地冒出来这个想法,哦对,男的可以拥有更年期吗?

  “老师,我只是来送报告的。”他下意识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我知道,领完资料要去新班级开会,你怎么还在外面闲逛?!”这主任怕也是新生处理多了把他的实话当成了新生不知所措的胡言乱语,并且用自己的逻辑分毫不差地解释了朱正廷出现在这里的不合理性。

  朱正廷:……

  旁边的小孩儿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一直没有说话。

  朱正廷瞥了他一眼终于反应过来今天大概是新生报到的日子,于是找到了自己有力反驳的点:

  “…老师,我是高二的。”

  还没等主任反应过来,那小孩儿就更快一步地开了口:

  “哎,老师,你之前不听我说话,我也是高二的啊,跟他一起来的。”

  说完在朱正廷不可置信的眼光里朝他笑了笑,眼里闪着狡黠还要上来揽他肩膀。感觉到朱正廷的僵硬,他装作哥俩好的样子压低了声音在朱正廷耳边说道:“帮帮我呗,学长哥哥。”

  要不是朱正廷眼明手快地把他推开,他似乎还要往朱正廷耳边吹一口气。

  那小孩儿在旁边对他摊摊手做成无奈的样子。

  这哥好可爱啊,你看他耳根都红了。

  朱正廷即便不知道他在腹诽什么,但也实在不能理解现在的小孩都从哪里学来的浑然天成的流氓劲儿。

  但是跟老师一板一眼地回答完问题后看了一眼眼巴巴的那人,还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顺带提了一句他的确是自己的朋友。

  主任也没多问,匆匆忙忙又走进了教学楼,大约新生报到事情的确挺多的。

  于是重获自由的那小孩儿笑得比方才更灿烂些凑过来,对他说:“行啊你,能想出来这个理由,亏我还没想到。”

  “…我没有想理由,我就是高二的。”

  小孩这次愣了愣才接口:“哦,那你看不出来啊哥哥,你比我还像高一呢。”

  ……

  “虽然这样看起来还是我比较聪明,反应还挺快的对吧?”

  …那你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儿。

  朱正廷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所以他又露出了交际时特有的假笑jpg,敷衍地向男孩点了点头。

  没成想走到大门时跟着他沉默了一段路的男孩突然跑到他前头挺认真地对他说:

  “哎,有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挺假的啊?”

  ???他怎么知道

  这是猝不及防的朱正廷的内心。

  但男孩说完这句话就跑了,熟悉灵活地好像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似的。

  边跑还留下两句话:

  “你别介意啊,你这样笑也挺好看的。”

  还有

  “我叫蔡徐坤!”

  他在不远处蹦起来对朱正廷挥了挥手。笑容在阳光下有点过分灿烂了。

  可直到他跑远朱正廷才慢半拍地想起来,他还没告诉人家自己的名字呢。

  TBC
  
  

评论(2)
热度(17)

© 二号糖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