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糖卡

世界是虚无的 我们活在彼此的心中

【坤廷】通天塔02

校园paro 不正经学弟坤×易害羞学长正
前文翻主页叭 不会搞外链  
破镜重圆梗 下篇开始写他俩的高中
食用愉快 请留下小红心小蓝手叭 笔芯
以下正文──

       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前没有树,蔡徐坤推开门的一瞬间毫无遮挡的夕阳在他身前洒下一片耀眼的黄色,身后的影子因为建筑物的遮挡变的诡谲起来。

  傍晚热度在空气里消磨大多散了干净,偏蔡徐坤觉得有微小的燥热难言而隐秘地从与阳光接触的发梢烧到心底。

  ———H市,A大……朱正廷在的触手可及的地方

  心里像生了一支柔软的藤,不依不饶地绕上来,要把从前暗无天日上了锁的欢喜和期待都一齐抖落在今天于他而言乍破的天光里。

  再往前走的时候蔡徐坤看着眼前明显是教学楼的建筑,叫住了justin。

  “我以为我们是去排练?”

  “那个,要先去找丞丞,他还没下课,”justin看了一眼表,“还有十分钟。”

  “不会…”蔡徐坤话没问完,丁点局促就窜上了鼻尖,轻易敲碎了他外表的成熟姿态,露出了柔软内里惴惴不安仍然像初恋的少年形象。

  Justin看他一眼知道他要问什么,“不会的,正廷哥课表跟我们不一样,比丞丞下课还迟呢。”

  闻言蔡徐坤表面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心里的少年却蓦然升腾起一股铺天盖地的委屈。

  好想去接正正放学噢——

  他突然就想起以前,朱正廷比他高一级,放学总是比他晚,每每最后一节课下课他就去那人班门口杵着。少年身姿挺拔又带了点儿特有的清冽,随意往栏杆上一靠垂下眼帘百无聊赖地扒拉手机都是不可多得的好看风景。

  于是总有女孩们装不经意路过那门口,加上班里同学口无遮拦的打趣,朱正廷就要在出来的时候笑骂几句让他不要扰人上课,敛着力道给他一巴掌,耳朵却又要不争气地红个遍。

  想到这儿蔡徐坤暗叹了口气,为了自己准备的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硬生生把满腔小心思都要压下去。

  心里那个小少年顶着跟他一样的黑色顺毛就要又双叒叕嘟囔起来,

  “可是还是好想他噢——”

  想他生的太精致漂亮,凭空多了矜骄贵气不好接近。只有自己知道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笑起来像软糯的糖糕,连眉梢和眼角都沁着点甜。

  想自己这趟也算把要见的人都快见完了,像在往日时光里走了一遭,偏生心上最要紧的地方空了一块,每次呼吸都牵扯出钝钝的疼。

  要不怎么说时光最磨人,把往日的欢声笑语都关进心里上了锁,唯余那人的一颦一笑被一点点放大开来,时不时就要出来兴风作浪一番。

  这样的心思和着心里那株藤,从排练到上台都一直搅得蔡徐坤心里不得安歇。

  直到。

  直到他看见朱正廷上了台。

  他先前听justin抱怨过了找朱正廷上台的不易,此时却不得不感谢justin让他还有一个能看见朱正廷如此装扮的机会。

  那人头发卷了个微妙的弧度,眼下堪堪坠了颗水钻,像披了身白色的羽毛,是再迟些仿佛就要飞走的仙气。时间没在他身上留下一点痕迹,有些单薄的一个人站在台上的时候就显得更加冷清。

  蔡徐坤站在后台准备下一个节目,此时眼里却只容了一个他,堪堪闭了呼吸听他有点哽咽的歌声时心里只能装下一个念头。

  “啊,有点心疼。”
  
  朱正廷在台上唱歌时其实不太敢睁眼。

  鬼使神差地选了戒烟时万万想不到自己会在台上有些情绪失控。

  他不知道到底与平时练习有什么差别,就只好把一切的原因归到上台前看到的那个酷似蔡徐坤的身影上。

  间奏时他眨眨眼把眼里水汽逼回去一些,再开口下一句还是不可避免地带了些哽咽。

  他在心里暗骂一句告诉自己:

  “都是假的,你不抽烟,

  也…

  不想蔡徐坤”

  一点都不想。

  大抵是低估了自己,该是连那个人的名字都不能提的。心里像是又有一场山崩海啸,想与不想相互推拒着就把那个人的名字又牵扯出来一遍又一遍。像是筑好了坚固城墙,被人攻了城时却直接把城门敞了开来。

  情绪都控制不好,偏偏歌词也要为虎作伥地参上一脚。唱到最后一句“我也不想”时,朱正廷心里是自己都要唾弃自个儿得嫌自己不争气。

  一个蔡徐坤而已…

  然而下一秒给自己做了无数心里建设的朱正廷抬头打算谢幕的时候,眼风恰巧扫到了后台入口那儿。

  他觉得自己恐怕是疯了,要不然就是这歌的副作用还没有完全过去。不然他怎么看见蔡徐坤抱着吉他站在后台,还是他最熟悉的黑色顺毛的乖顺形象。

  所以在他脱口而出“坤”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少年太过于惊讶啦,已经意识不到这是个多么亲昵的称呼,像是跟旧时光混在了一起,怕是不仅敞开城门,连心里筑好的城墙都要没出息的跟着碎。

  那个人对他笑了笑,在他眼里被放的很慢。主持人报幕的时候他下台,与那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听见他说:

  “一定要看着我啊,正正。”

  是温柔而笃定的,同样自己熟悉的声音。毫不客气地在自己心里放一把烟火,没来得及回话就在响起的前奏里被炸的溃不成军。

  他不知道其实蔡徐坤是害怕他回话的,毕竟先不告而别的总是不占理。于是蔡小葵同学就又双叒叕地不知道第多少次撩完兔就跑啦。

  只留下晕头晕脑的吱吱兔傻愣愣地站在了刚才蔡徐坤站的地方。能清楚看见蔡徐坤唱歌时望着他愈加温柔的眉眼。

  听他一字一句地把悲伤的情歌唱的深情,偏要不依不饶地把他也一路带到还不算太过久远的回忆里去。

  一直愣着显得有些呆的小兔子突然就忿忿不平起来,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镇定呢?

  嗤。

  要是被蔡徐坤听见了他是怎么想的,一定是要这样笑出来的。 

  天知道他有多紧张,手心沁出的薄汗让他连吉他也要拿不稳,再看着朱正廷恐怕连他拿手的高音也要劈到九重天上去。

  于是他挪开了目光,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台下的观众里。

  可是没用,蔡小葵觉得这样一点也不好,从前的少年形象又要哭唧唧地说歌不甜了,要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地把视线挪回朱正廷身上。最后还要指点江山般的替他做一个总结,

  你看他们,哪一个人有朱正廷万分之一的好看。

  朱正廷在蔡徐坤唱完歌不再盯着他时终于把一片空白的脑子唤回些清醒来。

  听着那人在台上中规中矩地说着些希望大家玩的开心之类的场面话,抱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的想法把心稍微往下放了放,不知怎么又生出些微妙的委屈感。

  没成想那人下一句话又要把他好不容易拉回的神智震到九霄云外。是要在烟花余烬上点一把火把本就未熄灭的火星吹成燎原之势。

  他说:

  “希望他还记得我,

  如果我还能成为他的快乐。”

  boom

  这是小兔子心里整座把他囿起来的城炸裂的声音了。

  实在不是他自作多情。

  谁知道蔡徐坤刚刚偏了头对他比的口型呢?

  “好、不、好、贝贝?”

  是一字一顿的认真问,是心里澎湃的情感都快要把他淹没,是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的七上八下,也要顾及了他的情绪把情话说的板正而缱绻。

  报告老师,蔡小葵同学撩兔犯规啦。

TBC

评论
热度(18)

© 二号糖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