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糖卡

世界是虚无的 我们活在彼此的心中

【坤廷】幼稚

算是复健了
我真的好喜欢两位啊 希望他们一直走花路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

朱正廷是个幼稚的人。

这事儿除了他本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偏偏又都心照不宣地藏在肚子里对他一个人缄口不言,说起来就当笑话一样一揭而过。

毕竟他天真赤诚又勇敢地赤手空拳面对着这个世界保持善良,何必让他因为知道这些又要小心翼翼地改变自己去适应那些本就不该框住他的规则。

开玩笑。

以上即使是众人心里想的,也是危急关头的公关语言。

最浅显的原因嘛,说到底,有谁不怕食物链顶端的暴力仙子呢?

可朱正廷非常,非常不喜欢这个词。

所以在LA蔡徐坤对他说出这个词又笑着摇摇头走开的时候,大概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心情down了好几个等级。偏偏蔡徐坤还毫无察觉似的分了队,justin来不及靠近他的这位哥哥就被那边的队友拖了过去。只有站在朱正廷前的范丞丞收到了对方同为xxj的一个眼神。

于是在去下一个项目的路上范丞丞苦思冥想了许久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自己认为万无一失的话:“哥,老大刚刚是开玩笑的。”

闻言朱正廷回过头来用看傻子似的目光看了正为自己寻找退路的范丞丞一眼,脸上面对镜头带着的灿烂的笑仍然没有收去。

“我知道啊。”他说。

范丞丞傻眼了:这个套路不对吧哥哥!我们开玩笑也没见你心情有变差啊!!并且你为什么不对坤坤哥上手呢!!!

啊成年人的世界好复杂,xxj有些委屈甚至想跳伞。

然而下一句话就又没有过脑子地被说了出来:“那哥你不喜欢幼稚这个词啊?”

完完完完完了,范丞丞崩溃地立在原地,心里的小人手舞足蹈地对着他喊着令丞头大。

然后他抬起头却看见朱正廷还只是笑,对他说了句是啊就又转头摆弄着手里的相机和魔杖继续往前走。

都不揍人了吗,某位xxj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哥似乎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但前面的朱正廷走马观花地看过四周景色,除了被炽烈的阳光晒得头晕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可不喜欢幼稚这个词,大概是真的。

因为他知道蔡徐坤不喜欢。

那是还没有鲜花遍布流水淙淙的大厂了,生存和出道的压力沉沉地担在每个人的肩头。少年们披星戴月,却还是躲不过无孔不入的黏稠沉闷的空气。

三月正是乍暖还寒,不明所以的恶言相加让朱正廷倒在练习室冰凉地板上的时候恍惚觉得回到了刚来的时候还要穿羽绒服的天气。一遍又一遍的唱跳让他大汗淋漓,可他觉得冷,比空调里徐徐吹出的冷风还要冷。

“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吗?”他蜷起来抱住自己的膝盖喃喃地说。

——是的吧,是的吧。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不然为什么他们不放过你呢,你一定有哪里做错了。

可身后却伸出来一只手帮他把汗湿的刘海从眼睛上拨开,那只手的主人对他说:

“不是的,正正,不是的。”

——你很好你没有哪里做错了,只不过是你太耀眼而已。

是蔡徐坤。

朱正廷心里一瞬间的抽动让眼睛也变的酸涩起来,他倔强地继续睁着眼说:“我没事。”并没有回头。

那只手在他眼睑处顿了顿,而后往下捏了捏他的脸。

“我知道。”身后传来的动静让朱正廷知道蔡徐坤也在地板上坐了下来。他把对方的手从脸上扒拉下去的时候又听见那人说:

“我是来对你说生日快乐的。”

朱正廷眨了眨眼终于缓慢地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然后他转身面对着蔡徐坤认真地道了句谢。

可近在咫尺的人笑了一下,他说:“虽然我知道你挺不快乐的,正正。

不过我也有过很不快乐的生日。”

朱正廷揉了揉眼睛就也跟着他笑,开口声音却带着细小的哽咽。

“我知道。”

他们在追梦的路上跋山涉水披荆斩棘,成名在望之前居在九千万英里之上的神使不会注意他们,也没有为他们亮起的璀璨星辰。少年们只能在寂静的夜里拼命抬头望,期待一个来到王座前的机会降临。

那是多少多少个独自一人的黑夜,多少多少份自己一人知的冷暖。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

于是蔡徐坤倾身过来给了他一个很轻的拥抱,退回去的时候坚定地望进他眼里道:“所以我讨厌那些自以为天真幼稚,其实根本什么都没经历过的人。”

朱正廷也往后退了一点,他不自然地避开蔡徐坤的视线反问:“你讨厌?”

“是啊。”

——因为他们明明什么都不了解,却还能怀着这么大的恶意去伤害别人。

——伤害你的人,我都很讨厌。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不想在他心里跟幼稚的,天真的,没有在尘世里打过滚的形象挂钩。明明自己是可以与他比肩,共同立于王座前的人啊。

朱正廷把手搭在额前妄图挡一挡炫目的阳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已经回到了整队集合的地方。刚刚在回忆里坐在他身边的人正朝他走过来。

蔡徐坤来到他身前站定,似乎有些紧张地问他:“正正,你有看我的相机吗?”

朱正廷不明所以地望着他。手上动作却很利落地打开了相机。

“没有,呃..”他看了看被蔡徐坤一把抢过去的相机,又抬头看了看蔡徐坤。

——没用了蔡徐坤,你以为我没有看见全是我的黑照吗。

他翻了个白眼对蔡徐坤说:“幼稚。”

蔡徐坤就看着他笑说:“对,和你一样幼稚。”

——相机里都是你,我的眼里,我的心里,也都是你。

正好陈立农这时候走过来,朱正廷于是搂了蔡徐坤和陈立农,把头搭在蔡徐坤的肩上用气音对他说:“我不喜欢幼稚这个词。”是听起来有些像撒娇的黏糯声音。

然后蔡徐坤搂他更紧了些,同样用气音回他:“我也不喜欢。可我喜欢你的幼稚,更喜欢幼稚的你。”

——这世界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框住你的。

——你要永远快乐,永远天真赤诚地陪在我身边啊。

——还要一起戴上王冠呢。

评论
热度(24)

© 二号糖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