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糖卡

世界是虚无的 我们活在彼此的心中

【鹿勋】深爱隔山海

不知道是什么系列

勋鹿初心啊💕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

时光过去的轰轰烈烈且毫不停息。

好像我才刚到首尔,辨不清的情绪都被湮灭在飞机的轰鸣中,陌生的语言和环境扑面而来无可逃避。

可是,你瞧,我现在已经风风光光地在北京的高铁站接受众人的簇拥。

拥有粉丝永不熄灭的热情和一闪又一闪的闪光灯和快门声。

我都要记不得第一次见你的模样了。

大概那时候的你,比现在要矮很多,有着柔柔顺顺的头发,故作的冷漠和黏糯的嗓音。

“我是吴世勋。”

你拽拽地说话,大概是把我当成了同辈的人了吧。

然后又在我报出我的年纪之后窘迫地低下头去,复又抬起头。

“内,鹿晗哥好。”

大概是没有什么一见钟情怦然心动的。

不过我的人生除了来到韩国遇见兄弟们和你之外,一切都没什么意外的。

你是我的意外。

🔵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不是个好学生的。

长了张乖宝宝的脸罢了。

我抽过烟打过架喝过酒骚扰过女同学撕过作业开学了骗老师掉进了下水沟。一切你认为叛逆期该有的我都有了。

我在皇城脚下生活,自然学过最精粹的国骂。

有时候就吊儿郎当地骑着个除了铃铛不响其他什么地方都响的自行车辗过胡同上铺着的青石板,嘴里嚷着“老子”“爷”诸如此类的招摇过市。路上看见长的好看的女孩儿就学着流氓的样子吹声口哨。

那时候觉得自己真他妈了不起。

吼着不成调的歌大声喊着老子是要做明星的。

这样的鹿晗你见过吗。

我自己都有点陌生。

你那时候在做什么呢,哦,那时候我陪在你身边吧。

看着你每天拼命地练习,累得瘫在练习室的地板上还笑得眉眼弯弯的跟我说:“哥,我们会出道的。”

那更早的你呢,婴儿时候的吴世勋,小学时候的吴世勋。

真可惜,我都没见过。

真可惜,我只拥有过一段时间的你。

真可惜,我们都不只属于彼此。

吴世勋的鹿晗前面要有北京的鹿晗,世界的鹿晗,父母的鹿晗,粉丝的鹿晗......

太可惜了。

🔵

我们好像还没有一首合唱。

手机的录音机里藏了无数首支离破碎不堪入耳的歌,每次夜深人静或者醉酒的时候,我都想把这些歌发给你或者打个电话给你,问问你最近过得好不好幸不幸福训练辛不辛苦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可我是个胆小鬼。

我怕听到你的哽咽,我怕你问我会不会去看看你,我怕你也这么问我。

我能回答什么呢。

我很想你,我想去看你,我过的不好不幸福赶行程很辛苦也不能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我更怕你忘了我。

我怕你问我是谁。我怕你礼貌客气地跟我说啊鹿晗前辈。

关于你的,我什么都好怕。

🔵

你知道吗,现在提到鹿晗,人们都会提到我去上学啦,提到跑男,提到邓超.....

可是没有exo的鹿晗,没有了

吴世勋和鹿晗。

以前小学的时候想初中的时候,初中的时候想高中的时候,高中的时候又想大学的时候,没出道的时候想出道了的日子,没回国的时候想回国的处境。

一直追寻着想要的,久了也就忘了是什么样的了。

明明该青春飞扬的,却好像七老八十死乞白赖。

我说该结婚了,却带着卡地亚的戒指手环,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或者回忆什么。

记忆太短,过去太长。

🔵

吴世勋,我想跟你说谢谢的。

但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去说。

我们太过亲昵,好像这样的话说出来就会变得客套而陌生。

所以最后我也只给你留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啊,吴世勋。

我对你的感觉,太过于复杂。

就好像,冬天里的冰糖葫芦甜腻腻的可上面的糖冰得瘆人,像练习的时候满身大汗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一激灵可空调里的暖风还在徐徐地吹着。

不知道怎么处理就干脆不闻不问,你我心知肚明又好像暧昧不清。

出道前的一段时间我们天天练习到深夜,凌晨在粘稠的浓黑中走回宿舍,我望着前面你模糊的影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吐出一声“世勋呐”。

太过于喜欢反而无话可说。

世勋呐。

🔵

我羡慕极了那些能时刻陪在你身边的人。

虽然曾经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有人说两个人相差多少岁就相伴多少年。

去他妈的相伴多少年。

我怎么舍得只伴你四年。

舍不得的。

可我还是走了,有舍有得愿赌服输。

🔵

我很喜欢踢足球。

我更喜欢你。

像渴望一脚入门一样渴望你。

像阳光漏过树叶洒向地面,镁光灯从头顶打下一样喜欢你。

一定要从阳光面看见阴暗吗。

深爱隔山海,而山海不可平。

你是深爱,也是山海。

评论
热度(4)

© 二号糖卡 | Powered by LOFTER